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时间:2019-09-06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没错,我下午一点从昆明坐飞机飞往曼德勒,经过一个小时的飞行之后,到达曼德勒的时间是12点30分。我将回到半个小时前,如果快一点的话,没准我能吃上两顿午餐。 在熙熙攘攘的出站人流中,我仿佛一条逆水而行的扁舟,装满了对家庭未尽的责任。是家人无声却有力的支持,让我能够逆流而上,迈出脚步,去往另一份需要责任的地方。 写完自己的故事后,我抬起头,好像又听到了遥远的马德岛油轮入港的汽笛声,听到汽车碾过碎石路到边境小站的喇叭声。它们是祖国的声声召唤,也是家庭的亲情呼唤。 这是我的故事,也不仅仅是我的故事,同样是千千万万石油管道人的故事。从冰天雪地的林海雪原到酷热难耐的热带雨林,从高楼林立的都市城郭到渺无人烟的戈壁沙漠,不论是在神州大地,还是在友好邻邦,只要是能源大动脉经过的地方,时时刻刻都发生着这样的故事。 为了迁就我的工作时间,原来早睡早起的妻子开始习惯忙碌一天后,在夜深人静之时,小心地依偎在孩子身边,点亮台灯和我视频通话。 大学毕业后,在回到父母身边还是扎根边陲的抉择中,我选择了后者。那时候可能只是叛逆作祟,但当我真正来到边境之时,当我和来自祖国五湖四海的建设者一起投入到工作当中之时,我感受到了身上的责任和担当。看着站区厂房拔地而起,管道巨龙蜿蜒而过,放空火炬点燃第一方天然气,计量口流出第一滴中东原油,我更能理解“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这句话的含义。我在这里看着现场每一天的变化,就像母亲看着幼时的我,一天天成长,一天天变化,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渐渐地,我习惯了早上6点微信的问候,上午11点看看家里午餐做了什么菜,下午5点半听着新闻联播声音响起,晚上7点30和孩子道一声晚安。 管道的建成,不仅仅带来了更多的工作岗位,更是让天然气这一清洁能源走进了千家万户。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中缅油气管道吹响了序章的集结号,大瑞铁路、中缅铁路、国际贸易中心纷至沓来,曾经闭塞的边陲小镇,已变成重要能源货物资本的中转港。 “我想到这边5月份都热了,没想到你那边晚上还那么凉” “你在外头一定要注意身体,不要操心我和你爸,我们身体还好得很。在那边好好工作,选择了就不要后悔。刚刚你爸还在念一句诗,叫啥子敢叫换新天只要你认准的就去做。经常给我们视频电话,我们也就放心了。” “哎呀,过年过节的,一家人不要生气。”母亲赶快起来安抚快要爆发的父亲,拉着他离开了饭桌。妻子只是低着头吃着眼前的饭菜,而孩子也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不敢做声。 挂断电话,看着窗外被夕阳染黄的站场,感到一丝寒意的我披上红工服,低吟出刚才母亲没有念出来的那句诗,那句她想对我说的心里话:“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翌日,离别出门之时,父亲阴沉着脸把我送到车站,不肯下车送我,但我的行李箱里已经塞满了他连夜取下切好的香肠、腊肉,而母亲则一边劝着父亲,一边嘱托我要照顾好身体。 “今年站上新分配了几名大学毕业生,”我打破了沉默,“我是老员工,又是党员,年轻人这半年都认认真真跟着我学习,挺不容易,我想让他们回去过个年团聚一下,放松放松” 我低头看到孩子稚嫩的眼眸充满了不舍和期望。再抬头看看来送别的妻子,眼里也是充满了失望。 有一年,台风登陆,缅甸西南部遭遇强降雨,对于国人来说只是一条在电视屏幕下方滚动而过的短新闻,而对于岛上同事们的家人,对于几天联系不到我的妻子来说,却是字数越短越觉得可怕。 等到夕阳西下的时候,家人不是出门饭后散步,就是准备哄孩子睡觉了;等到我锻炼或者巡检回来时,国内已经快到凌晨了。 中午下班时,发出去的信息都是在我准备午休的时候,得到回复:刚起床,去上班了。 早上起床,给妻子拨过去视频电话,收获的都是及时挂断再附上留言:9点过,在开会。 “要得,妈!这边也还是热,正好可以穿薄衣服了。”思绪万千的我赶快安慰一下母亲,免得她过于自责。 妻子和孩子一起送我到了广场,一路无语,只是拉着的手攥得更紧了。我知道这是不舍的抗议,也是无声的支持。 正是无数个石油管道人的奉献,让新中国七十华诞来临之际拥有了初具规模的管道输送网,以他们的责任和担当保障着能源动脉的安全运行,把温暖和光明送到千家万户。 当我把我除夕前准备回站上的消息告诉家人时,我甚至闭上眼不敢去看他们的反应。父亲颤抖着用手指着我的鼻子,半晌没有说一个字,孩子哭着抱着我的腿,被妻子抱着进了卧室。一声沉重的关门声,我仿佛被世界抛弃,耳边只有父亲的叹息、房门后孩子的抽泣,还有厨房里明显加重了的母亲切菜的声音。 我有一些奇怪的习惯:手机凌乱的屏幕上,总是同时显示着工作地与家乡两个时间;出差的行李箱里,也习惯放上一件不同季节的衣裳;日历上春节的那几天,被红笔画了大大的圆圈,安静地挂在墙上。2019四川宜宾市事业单位考试招聘教师岗公告【招, 从世界地图上看,我工作的这个小岛和家在经度上处于一条直线,可是我的时钟却往后拨慢了一个半小时。 朋友们总是调侃我们,说我们过着打卡报到式生活,可是我们挺过来了。其中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只有经历着不同距离、气候甚至时间的我们才能懂。那一通视频电话,不仅是通往几千公里外的爱人,更是通向90分钟前的自己。 我低着头,听到背后孩子的抽泣,心里是那一句不敢保证的话:“明年,明年我一定回家过年!” 面对几十年不遇的台风和强降雨,我和同事们要深入到没有信号的山区巡护和加固设施。在滂沱大雨中,雨幕弥漫的密林里,疲惫不堪的我只有眼前的泥水和工作,暂时把家人的担心放到了一边。 我站在熙熙攘攘的火车站前,面前是背着大包小包回家过年的人,广场上演着一幕幕重逢的欢乐颂或悲伤的送别戏。无数人在拥抱,在告别,在用浓厚的家乡话互致新年的问候。 当台风散去,从现场抢险结束,回到宿舍接上网络信号时,看到手机里密密麻麻的未接视频,那都是几千公里外妻子无声的守护。那一晚,整个宿舍楼里都是同事们和家人视频、语音的声音,有和孩子的嬉戏,有和父母的倾诉,更多的是和爱人的呢喃。这一群刚刚从抢险现场归来的汉子,这个时候都像小孩子一样对着手机或哭或笑。 “妈,我们这边这个时候还要穿长袖,晚上还有点冷,你怎么给我装短裤短袖哦?我不能晚上出门都穿红工服啊。”看着一箱子略显幼稚的短裤短袖,我实在哭笑不得。 从市区坐车回到站上,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行李箱,把里面的衣服取出来挂好。母亲年龄一天天变大,也开始犯起迷糊。虽然我不止一次帮她在手机上设定好家乡和当地的天气,但是每次出发,我都要从箱子里面掏出她为我精心准备却不合时节的衣服。 第一次到缅甸的时候,看到手机上反转的时间,头一遭出国的我立马用极其微弱的网络信号发了朋友圈,嘚瑟一下这件奇妙的事情,颇有一番“秦时明月汉时关”的感觉。不过没过几天,短短1小时多的时差,变成了一件很糟心的事情。 然而,有时候新闻里那些平时我们根本不会在意的国外简报,却成了她最担心的事情。从缅北武装冲突,到若开邦难民危机,再到时不时发生的空难、沉船等等事故,原本发生在和自己不相关国度的事情,因为我,都变得息息相关。 从闷热潮湿的川渝盆地到祖国云南边陲,地图上那短短的一千多公里,可以从炎夏穿越回到初春。我就像逆飞的大雁一样,一路向南,跨越了季节来到祖国边陲。 我记不清这是第几个没有和家人一起过的春节了。之前管道建设期,工期紧任务重,我作为党员必须坚守现场。那个春节,寒风中坐在站外村头信号塔下,用手机看春晚,和还在襁褓里咿呀学语的孩子视频,在阵阵鞭炮声中我收获了孩子哼唧的第一声爸爸。那一刻,我看到了所有努力的方向。后来,管道正式投入运行,作为国家大动脉,新设备、新工艺纷至沓来,为了春节期间输气保供任务,我和同事放弃团聚,主动留在站上,巡检在工艺区,值守在站控室。 听着母亲小心翼翼的话语,刚刚还略显无奈的心情一下变得沉重起来。原来无所不能的妈妈,在岁月面前也已变得力不从心。 是啊,今天离除夕只有几天了,我和家人站在热闹的广场显得格格不入拥挤的出站闸口和冷清的进站入口,仿佛是两个通往不同世界的大门。和背着鼓鼓行囊的归人不同,我的小箱子里只有家人为我做好的香肠、腊肉,还有那几套熨烫整洁的红色工服。 这样的作息时间陪伴我度过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随着工程逐渐推进,这座小小的岛屿从原始荒芜到井然有序,仿佛只是弹指间。我记得每一个工程节点后,妻子都在视频里对我说,“今天新闻说你们通气了!”“今天的新闻看到你们通油了!”“今天新闻里看到你们小岛的镜头了!” 远处村庄的爆竹声准时响起。这一次,孩子已经会在手机的另一端清晰地喊“爸爸你在哪儿”“爸爸快回来”,我却不知如何作答,只能告诉他,爸爸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为了好多好多人可以在家暖和地看着电视吃着热饭,所以不能回家。我虽然看到孩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但是我也看到了镜头那边父母和妻子对我的不解,更多的则是怨嗔。我答应家人,下个春节一定回来,一定和家人围坐在饭桌前吃一顿团圆饭。 我所在的这座边境小站,是中缅油气管道国内段的起点,它的另一端连接着祖国四大能源进口通道之一。中东、非洲满载而来的LCC不用再取道马六甲海峡,在缅甸南海岸卸下原油,和安达曼海出产的天然气并行跨过千山万水,穿越缅甸,跨过国门,回到祖国。这个边陲小镇也因此热闹起来。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