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 > 体育资讯站 >

西路军明将刘铤所部 水军明都督陈璜所部 朝鲜全

时间:2019-09-29

  西路军明将刘铤所部 水军明都督陈璜所部 朝鲜全罗、忠清道水军余人。联军兵力达 人。万历二十六年 九月 东路军麻贵再攻蔚山 结果无功而返。中路军董一元攻克泗川后 进取受阻 后败北弃守泗川 退回星州。西路军刘挺与水军陈磷夹击顺天 久攻不下 伤亡甚众 无有建树。朝鲜战场上 中日双方陷入相持阶段。但同本国小

  西路军明将刘铤所部 水军明都督陈璜所部 朝鲜全罗、忠清道水军余人。联军兵力达 人。万历二十六年 九月 东路军麻贵再攻蔚山 结果无功而返。中路军董一元攻克泗川后 进取受阻 后败北弃守泗川 退回星州。西路军刘挺与水军陈磷夹击顺天 久攻不下 伤亡甚众 无有建树。朝鲜战场上 中日双方陷入相持阶段。但同本国小力薄 其必不能持久以战 “吾不幸生于小国兵力不足 奈何奈何 怅然久之。” 剐据朝鲜《宣庙中兴志》载 。平秀吉尽属其营将而告之日 “朝鲜之事 迄未结束 何也 源家康等皆曰 朝鲜大国也 纵使十年为限了事无期。秀吉泣曰 公等以我为老矣 以天下为无难事今老矣 死亡无几 与朝鲜休兵议和 如何 ”其下皆日 “幸甚。” 妇丰臣秀吉发动侵朝战争伊始 日本国内多有反战之声。战争末期 国内厌战情绪日益高涨 如福建巡抚许孚远所言 “今则征发骚然、举国鼎沸、倭之人民 何以堪命 丰臣秀吉出则蒙面 彼亦自知其不免于祸以事理策之 ‘秀吉之自底灭亡可计日而待也 ”“捌庆长三年 丰臣秀吉病死于伏见城终年 或大举来报国朝自古未曾受外国侵辱 年六十三。”列丰臣秀吉死后 德川家康遵从秀吉遗命 决定自朝鲜撤军。朝鲜战场上 日军皆无斗志 无心恋战 战争向着有利于中朝联军的方向发展。秀吉之死成为这场战争的转折点 加速了战争的结束进程。日军欲入海归国 明朝联军决定对其进行阻截 合力歼之。提督陈磷与朝鲜将领李舜臣 率领水军在露梁海域 等待仓皇撤离的倭寇。 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 宣庙中兴志 北京中华二抟局 赖山阳 重订日本外史 东京东京筑地活版制造所 内蒙古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露梁海峡位于朝鲜庆尚南道的莲台山和南海岛之间是倭寇退往对马岛之必经通路。 万历二十六年 十一月十八日晚 战役开始。此役明、朝联军作战勇敢、互相配合 陈磷、李舜臣分置为左、右协 伏兵浦屿间 整军以待。夜半 贼船五百余艘 自光州泽直过露梁。于是两军左右突发 贼散而复合。两军乱投薪火 延烧贼船。贼不能支 退入观音浦港口。天已曙矣。贼即入港 而后无归路 遂不发兵 殊死战 诸军方乘胜灭之。舜臣亲自抢援先登 围若铁桶贼兵复起。磷令下碇不动 鼓噪放大炮。诸贼仰马铳 一时挺剑而登。天兵齐起以长枪俯刺之 落水死者以千数。将士皆舍死搏战。已而磷忽摇铎收兵 船中寂然无声。贼疑之 贼艘数百顷刻煨尽 连碎贼船……日午贼兵大败 追焚二百余艘 贼兵烧溺斩殆尽。 岛津 行长乘其间潜出猫岛西梁向外泽而遁。“ 战役中 不幸中弹而死临死前密令侄子陈九经代己指挥战斗 勿要扰乱军心。海战甫毕 陈磷听闻舜臣死讯 击地大恸。两阵号哭声殷海中。” 矧是役 明军老将邓子龙奋勇当先 力战而死。次日 中午倭寇 艘战船烧灭殆尽 陈磷乘胜追北 日军露梁大败。万历二十六年 倭寇全部被驱逐出境至此 东征大捷。 以庇属国。“天朝调天兵费钱粮 生死肉骨求之前史 中国之 民出版社 韩国景仁文化 国景仁文化社第六章明军粮饷问题六、明军粮饷问题 战争前期粮草之供应明军运往朝鲜的粮草有两条路可走。陆路辽东一甜水站一连山关一镇夷堡一镇东堡一凤凰城 今凤城 一汤站一镇江堡 今丹东 一鸭绿江一义州。军民预备口袋、荆筐、席篓 或用车载、马驮、人担负。“自辽东至义州 车一辆雇直银三两”。 冽海路 再换行陆路至朝鲜。登辽海道从登州入海 历铁山岛、中岛、长信岛、北信口、兔儿岛、深井 最后到达盖州套交卸。莱辽海道 从莱州入海 历庙岛、皇城岛、旅顺口 到达三犋牛交卸。辽东地方所需棉花、布匹多取于山东 由登莱海船运送 风帆顺便 一日夜可达辽东旅顺口。明朝出兵之前 就粮草问题同朝鲜展开交涉 万历二十年 九月 宋应昌告诉朝鲜使者 “我师如风雨 饷必给五万人必支三月 国王许诺。” 田关于东征军的行粮情况 考《经略复国要编》卷三《檄分巡辽海道》 “征倭官军日支行粮不等 旧例将官五升 草一束。”蚰据此 朝鲜备边司对援朝明军作出统计 天兵共计 将领、中军、千把总不在数内。一日粮每一名 二个月豆余石。万历二十年 十一月十六日 朝鲜陪臣尹根寿向明廷禀称 “小邦见在军粮 以五万兵计算 每日三餐可供二十日料草 以马两万匹可支二十日”。 删万历二十年 十一月 在龙湾馆 宣祖接见山西潞安府同知郑文彬 对其言 “下邦不幸被兵 迄今保存者 皇上之恩也。敢不储峙粮刍 以待大兵之至。已办五万兵马一个月支用矣。” 订万历二十年 十二月 朝鲜国却是另一番情形。“行粮折银俱无朝鲜粮草不敷 士皆饥色 众口嗷嗷 虽关支朝鲜军粮并无实惠。” 韩国景仁文化社诸葛元声 北京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 台湾华文书局 同上注 东京日本学习院东洋文化研究所 台湾华文书局 —内蒙古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平壤战役后粮草之供应据宋应昌《经略复国要编》统计明军历经平壤、开城、碧蹄三次战争 倭刀、鸟铳、盔甲等器件。明军阵亡将士 射死马骡匹。王京指日可下 将士皆有饥色。有关平壤战役后的明军粮草问题兹附以下史料参考 月壬子左议政尹斗寿回自平壤 “臣入平壤李如柏与提督语呈咨文 各二万石果如是也 何虑不足。昨日查大受禀贴云 ‘人马饥困 并日而食。咨中之事必不实。’臣答日 ‘国王之咨 岂有差谬。’提督日 ‘然查将之言如此 不可轻信而进也。’臣答目 ‘今则黄海道粮草陆续来 故见存如此。’提督日 ‘查大受处更为验问 此言诚是 非但天将不信予亦不信 吾事既尽而后请进可也。”提督通文经略曰 “前日闻四十日储粮之言入于平壤 则翌日粮尽。前言四十日粮之言 果安在也 今此开城四万石之言 亦不可信也云矣。” 嘲平壤和开城光复后 其城内所存粮草已是捉襟见肘 无由入口。甲胄生虱、衣履破碎一遇天雨、浑身湿透相抱号泣”。州“开城粮豆四万石”竟为朝鲜虚报之数。李如松收复平壤后 “城中马豆乏绝 至于提督之马三日创立 提督盛怒 至发撤兵之语” 明将杨元也说 “俺岂欲久留此地 如坐针毡 朝鲜工曹正郎徐省亲睹明军缺粮之状臣自七星门入平壤城 见各卫所屯天兵 皆极瘦瘠 持肉而往来者触目皆是 而谷草不敷 天兵腰刀刈草于山野十数里之地 担者、负者、载者陆续道路 所见极为惨恻。 朝鲜运粮一事 虽其民力已尽 与其国官吏敷衍塞责也是有关的。明军督运粮草官张都司 对此深有感触 李朝宣祖实录 东京日本学习院东洋文化研究所 北京中华书局 李朝宣祖实录 东京日本学 院东洋文化研究所 同上注 同上注 第六章明军粮饷问题 “当初朝廷发银数万两贸米于江西、辽东等地 今皆输入义州 自义州运到平壤之数 可至一万四、五千袋。且今方水陆运来 自可接济 ……我于沿路 见你国运粮之人 辛苦万状十分矜侧、心肠欲裂 不加催督、且不行罚。你国守令等恬不动念 不即输运 瞒报于我 此则非我之罪也……你国陪臣但知从事文章 而了无干事之人 凡号令 慢不奉行 此亦侍郎吩咐之事而如是为之 嘲朝鲜方面也承认“军粮迟滞之患虽因人力之不逮 而实由措处之未得其当。” 嘲在朝明军 兵力单弱 粮草不敷。万历皇帝下谕 “户部一面发银或从山东海道召商高价籴买 或就近输运 务使东征四五万人 可够半年之用。” 删据朝鲜户曹统计 从万历二十年 十二月至二十一年 八月 明朝运往朝鲜粮食数目 义州捧小米 陆运石。平壤小米 陆运石。留在数 小米 从万历二十年十二月至二十一年 八月 共计 个月 明朝运入朝鲜粮米约 驻朝明军之粮草供应万历二十一年八月 明朝准备从朝鲜撤军 经略宋应昌与国王商量朝鲜驻兵问题 留官军两万名防守庆尚、全罗、每军一名月给月粮银壹两伍钱 行粮盐菜银一两五钱 犒赏银三钱共银三两六钱。其将领廪粮宜从优厚 以一岁计 大约该银一百万两 日支本色粮料在外等因 已于八月初四日备咨国王 区划恢复。去后未见前来 查的各军每名月粮一两五钱 二万军以一年计算 该银三十六万辆 系出中国出办。朝鲜应办者 前军以一年计该银六十四万两。恐该国未知系 李朝宣祖实录 东京日本学习院东洋文化研究所 同上注 明神宗实录 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吴晗 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 北京 中华 内蒙古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两国应办之数不便议覆 拟合行催。 其将领廪粮亦从优厚。朝鲜备办行粮、盐菜、衣鞋、犒赏银共计 年计算其中月粮银 万两 由中国备办 而其它银共 由朝鲜办理。军饷总计万两。留兵 求”对于朝鲜而言其国实行米布贸易 金银作为通货所积甚少 虽多方觅矿于西北道内 但“所得皆铅 零星而已终不足以佐助有无也。” 朝鲜方面认为其开矿获利无几 实难满足驻兵之所需。笔者认为朝鲜君臣多有搪塞、敷衍之词 朝鲜借兵以自卫者如此 无乃非人情乎 俱告匮矣。又增岁费七八十万岂可不深计哉东国虽当残破之余 未有数千里内 不能供二万人食者也。若云彼国自当养兵 而兵不足用 何不减去老弱 以奉中国战士乎 叉不然 彼之君臣 言及亡国 辄涕泗横流。此勾践栖于会稽之时也 岂不能节衣缩食 以救危亡乎 诚是良言一语中的。之后 应留官兵一万六千名内……兵名虽有南北之分。留守初无轻重之别 距离家万里 异国从征 若非厚利叉何以结其心 而使之效力也。理应一视同仁 不论南北 每军一名月给月粮银一两五钱 行粮盐菜银一两五钱 共三两六钱。将领以及千把总等官廪银各与原支数目外量加一倍。如有马匹应支草料 乾银俱照见行事例。……今议将吴惟忠兵应支行月粮银照旧于永平府支给 川兵月粮银于辽东备倭马价银内支给。行粮、盐菜银于辽东管粮衙门饷银内支给 其余官兵除各镇原支月饷若干以一两五钱数目扣除 尚欠若干亦于辽东备倭马价内补足。其行粮、盐菜银亦于辽东管粮衙门饷银内支给。如有驮马、骑马俱照见行事例。若饷银马价不足 听户、兵二部处发。至于各兵月给衣犒银六钱及日用本色粮料不在前项之内者 俱听该国措办。… 经双方商榷 明朝驻兵朝鲜 明朝备办月粮银、行粮、盐菜银共计吴晗 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 北京 中华 简易文集韩国文集丛刊 首尔 北京中华书局 台湾华文书局 第六章明军粮饷问题出衣服、犒赏银 此为八月之事。即便如此朝鲜也是勉为其难。 十一月宣祖问柳成龙月银之事 “本国非无所产 一朔之用中原给三两 我国当给三钱 而亦不能支给 朝鲜国王虽许诺驻兵之事但并无真正地落实 朝鲜兵将并无与明军协守险要 作为防御工事的城台 竟是明军独力所为 明将刘艇驻守朝鲜 常报乏粮。为此 宋经略怒日 “设令你国兵将守之 若无粮则岂能守乎 且有一说 王京以西 则天朝之粮足以接济 姑置不管。王京以东 则必须你国办给 此岂无理之事 谁与之协力共守即不发人夫 以为防御之计今日虽民力之可矜 岂拘于此而不为万世长无之谋 万历二十四年十一月 明朝考虑朝鲜形势不稳固 增强对其防御。分别输运金州、复州、海州、盖少 万石粮草于平壤。从辽阳、汤站等五仓输运米豆 此后又继运南方米豆万石于平壤。明朝千里输粮至义州 途中多有损耗 运粮都司张三畏说 “山东籴米实十四万石 而来此者不满一万 辽东海盖民间备上粮十四万石 而来者仅十万 明军第一次驻军朝鲜从万历二十一年 九月至二十五年 二月 共计 个月。如果以明朝留兵 名为恒数 按照每人每月 两月粮饷计算 这段时间内 明朝应负担 万两白银。这是一个最保守的数字 输入之粮食不在数内。 东征后期之粮草供应万历二十五年正月 邢玢担任蓟辽总督 他上奏朝廷 “辽东见贮粮饷 该抚设法运至鲜界 听鲜抚自行挽运其召买事务 删明廷采纳邢玢的建议迅速将辽东贮积米豆 万石先运至朝鲜 以备明军口粮。另又委托户部和兵部派专人采购军粮 以供明军食用。但辽东粮草有限 更兼朝鲜北面崇山峻岭 道路难行 明军粮草输运尤为艰难。针对朝鲜境内战乱频生、筹粮困难之状况 邢玢建议明廷启运海路运粮 将天津、登州、莱州和江苏淮安等沿海港口 作为军粮运输口岸。“海运宜于天津、山东、淮安各处搜求官民渔、商船二三 李朝宣祖实录 东京日本学习院东洋文化研究所 同上注 同上注 明神宗实录 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内蒙古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百只 总运一二次以救目前之急。” 门自此 户部从山东、天津、辽东岁运 山东、天津则以海运为主辽东则水陆并进。万历二十五年 十一月 邢玢就次年明军粮草问题 提出解决办法 邢蚧又向明廷请兵 万石由朝鲜备办万石由山东、辽东、天津等处备办。明朝为保证海路运粮 便造辽船、沙船 募淮船和大批商船以供使用。明朝岁运 万石粮草至朝鲜 “海运西起天津 遵海南滨 而东至登州 登州渡海 达于旅顺 旅顺北滨而东至朝鲜。“ 海运险远 十倍于内河 零星输运则无济于事 多则财力难供。自东征以来 费用不赀 百弊丛生。万历二十五年 五月至二十六年 九月 明朝运往朝鲜米豆数目 始自上年五月至本年 九月 于龙山仓及江华海口收过天朝小邦米豆共 石。内已支放天朝稻米 豆子石。郎目见在天朝稻米 豆子石。见运忠州天朝稻米 豆子石。以上米豆转运东中二路。见运恩津天朝稻米 豆子石。以上米豆转运中路。见在全州天朝稻米 豆子石。以上米豆转运西路。见运罗州天朝稻米 小米石。以上米豆转运海营。【 个月中龙山仓及江华海口共储备天朝粮豆共计 石。万历二十六年 十二月 倭寇兵败回国。万历二十七年 五月 御倭经略邢玢向神宗条陈朝鲜善后事宜 一、留戍兵。议留步兵 水兵 马兵 抚臣标下选兵 杂员若干人 共计 余人 分戍朝鲜。二、定月饷。每年供给朝鲜驻兵饷银 余两。三、定本色。每年从辽东、天津、山东向朝鲜运米豆 圳然而要在朝鲜驻扎 其军饷供应却成了明朝战后的一个难题。户部给事中李应策在疏中论驳“据议留兵三万余 奎章阁藏书三十一年二月辛未条 东京日本学习院东洋文化研究所 明神宗实录 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第六章明军粮饷问题费饷银几百万 米豆十三万石 马三千 此在全盛之时尚不能尽给 而况今日匮乏之际乎 朝显然户部官员是从财政角度考虑朝鲜驻兵问题。明军军费旨在朝鲜方面提供。神宗却考虑到朝鲜之困难局面 指出 “留兵非难 处饷为难。该国若能供给 多留亦所不惜 必资朝廷 还行与该国君臣奏请定夺。”删万历二十年 十月 朝鲜禀奏明朝 “请留水兵八千以资戍守 其撤回官兵乞驻扎辽阳 有警听调”。口硎万历二十八年 二月 兵部决定在朝鲜短期内驻兵 删由此可知明军第二次驻军水陆人数共 人。综上所述 明朝第一次驻军所费银 万两。第二次驻军时间从万历二十六年 十月起 至万历二十九年 六月止 历时 个月 按每名军士 两月银计 名驻军约用银 万两。两次驻军共用银 万两。此外 万历二十五年 二月 明朝开始向朝鲜派兵 当时兵力达 万余人。之后 万历二十六年 正月至二十七年 四月 明军回国后以 明朝负担余万两军费。与明军两次驻军所费银 万两相加 共计 万两。如果加上万历二十年 和二十一年 九月之前的用度 保守的估计 明朝所用白银已逾千万两 粮草不计其内。朴趾源《热河日记》载 “万历壬辰 神宗天子大发兵 东救我国之难。其时所发帑银八百万两。” 删“朝鲜用兵首尾七年 约费饷银五百八十二万二千余两 又地亩米豆援兵等饷 约费银二百余万两。” 现兹附明军运粮使千万里将军之《东征时军兵赏赐粮米、金、银、蜀帛总录》以作参考 壬辰 万历二十年 南北兵五万五千五百人 山东米五万石 金十四万两 银四万两 蜀帛一千六百段。癸巳 万历二十一年 西蜀兵五千人 山东米十万石 金九万两 银五万两 蜀帛一千八百段。丁酉 万历二十五年 水陆兵十四万三千五百人 山东米二十七万石 金十九万两 银六万两 蜀帛一万五千二百段。戊戌 万历二十六年 水陆兵三万人 山东米十二万石 同上注同上注 同上注 同上注 热河日记上海 上海 店出版社 北京中华二伟局 内蒙古 币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十四万两 银九千两 蜀帛三十八万三百二十段。“ 参中、朝双方史料记载可知 明朝前后出兵人数大致相当。据千万里所记 明朝首尾七年共用 兵员 段。这里的数字如壬辰、癸巳、戊戌各次明朝所派遣之兵员 均可在其他文献中得到验证 但其所载金银数字 总的偏少。但出于躬亲其事者之资料 值得重视。另外 赵建民先生的《日本通史》中曾指出 “经过 年战争 中国也付出惊人的代价。明朝政府用于援朝的军饷支出约银 万两左右 尚不包括马匹、机械、火药所需费用在内。按当时银粮比价 所支费用相当于每一个中国人要摊到 石米的负担。” 转引孙文良明代“援朝逐倭”探微 明史研究 日本通史上海 复巨人学出版社

  壬辰倭乱与明人抗日援朝和,帮助,壬辰倭乱,抗日援朝,援朝抗日,抗日电影,抗美援朝,抗日奇侠,抗日电视剧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